“卧底”打工40天 伺机偷盗电线(图)

中广网厦门9月13日消息 在张强(化名)看来,过去九个月的“卧底”生涯,最难受的,莫过于在海沧某楼盘建筑工地的40天。那一次,盗窃团伙派他乔装水电工,混进工地打工,可一直“卧底”40多天,他前后偷出来的电线元。显然,这样的“战绩”,在这个专门卧底打工、伺机偷电线的盗窃团伙里,是相当失败的——据一名落网疑犯透露,团伙成员中“混”得好的,一年光偷电缆就能挣六七万元!

昨日来自嵩屿边防派出所的消息说,目前该团伙已有7名犯罪嫌疑人被他们擒获,供认作案30多起,作案足迹遍布厦门岛内及集美、海沧、同安、翔安多个建筑工地。

房门一间间打开,正在进行水电安装的C建筑公司负责人陈先生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——刚刚穿好电线多套惨遭“抽筋”,被盗走的电线万多米!

是谁下了这样的毒手?陈先生马上召集手下的装修工人,一清点,发现少了两个人。会不会是他们干的?陈先生猜测着。原来,陈先生用的工人,大多都是自己的班底,可这阵子工期太紧,手头工人有点不够,只好临时向外招聘。就在这时,那两名后来神秘失踪的“水电工”先后来到工地上,“毛遂自荐”给陈先生打工。到房子被“抽筋”那天,两名“水电工”一个干了13天,另一个才干了两天。

“他们显然是老手了”,陈先生说,蟊贼专门挑空调线下手,因为空调线线头粗大、比较好拔,而且一般都较长,每条近20米,一次就能拔3条,“一些难拔的照明电线,叫他们拔他们都不干!”

除了已经装上墙的电线,更让蟊贼感兴趣的,是整捆尚未拆封的全新电线平方毫米口径的电线多元,他们偷出去卖给废品回收站,能挣90元-110元。

“我被偷惨啦!”陈先生自称,20多天内,他那里就有500多捆电线多万元!“下手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,我这里先后进了四五名自荐过来打工的,可能都有嫌疑。此外,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犯罪团伙在附近活动”,陈先生分析。

被偷惨的,何止陈先生一个!仅陈先生所在的这个工地,目前已知的至少就有C公司、L公司、H公司三家电线被盗。“打一枪、换一个地方”的“盗窃守则”,似乎并不被嚣张的犯罪团伙认同;他们往往刚在一个地方偷完,就到紧挨着的工地继续偷,一点儿也不怕被认出来。

“有时候旁边就有两个工人在穿线,他们拿起电线大摇大摆往外走,我们没想到贼会那么大胆,就这样被蒙混过关。”H公司的负责人小高无奈地说。H公司和L公司共同负责一座建筑的水电装修,往往窃贼就在眼皮底下,H公司以为是L公司的人,L公司以为是H公司的人,大伙儿都没在意,就被蟊贼钻了空子。

“不过就算发现了也没用。一问他们是干什么的,他们撒腿就跑,我们怎么也追不上。”小高说,这伙窃贼个个身手敏捷,上蹿下跳,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
根据落网疑犯的供述,他们派到工地“卧底”的,不仅是自己偷,更重要的是负责望风,里应外合,为同伙下手提供方便;H公司和L公司之间的交叉管理,就是“卧底”蟊贼“侦察”出的重要“情报”。

更多的时候,“卧底”窃贼摸清工地仓库底细后,直接叫来同伙偷仓库。H公司因为工人常要进出拿电线,为图方便,把钥匙直接挂在门上,结果被偷了20多捆电线;当然,一把锁根本难不倒盗窃团伙,“有的仓库,门上密密麻麻都是锁痕,都被钉烂了——被撬了太多次,不得不一次次换锁!”边防民警介绍说。

至于“卧底”蟊贼,自己也得“创收”,他们的方法是,领5捆电线去安装,只装两三捆,剩下的趁人不注意,塞进皮带里,用宽松的外衣遮住拿走。

9月8日,张强正在物色新的下手对象,被嵩屿海景城某工地的孟勇班组长拿下。当晚,根据张强的供述,嵩屿边警在薛岭的出租房里抓获了他的6名同伙。不过,据张强透露,他们这个盗窃团伙共有16名成员。

原来,这是一个“亲戚拉亲戚、亲戚拉老乡、老乡拉老乡”的犯罪团伙,嫌疑人都来自贵州,彼此间多为表兄弟、堂兄弟的关系。在“老大”冯品的带领下,他们看中了一个工地,就先派人进去“卧底”,打探工地内部管理松紧程度,伺机下手。那么,这些找上门的临时工,是怎么获得工头青睐的?张强透露了玄机:“我开出的工钱是一天65元,而正常水电工的工价是90元,雇我当然很合算了!”

有人负责踩点,有人负责引开别人的视线,有人负责放哨,有人负责偷盗,有人负责销赃……这个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“屡战屡胜”;有一回,他们浩浩荡荡地派出11个人到同安某工地“卧底”;不过,“战绩”并不理想,总共才偷了9捆电线。

“现在的工地,100个有110家单位被偷过电线!”C公司的陈先生评价盗窃团伙说,“他们简直比抢劫还厉害!”那么,窃贼为何屡屡得手?H公司的小高透露,归根究底是因为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管理混乱的漏洞。

赶工期,是最致命的原因;进而带来了几支工程队同时入驻、人员互不相识的问题。“我们工地原来有发工作证,进出保安都要查。后来一赶工,和L公司的人挤在一起,保安也不好查了,工作证形同虚设。”小高说。“另外,有的工地是开放式的,更管不住外来的人。”陈先生补充,对工地而言,一次进的电线可能就有几万捆,即便被偷走几百捆,也难以发现。

不过,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工头坦陈,自己的疏忽及贪小便宜,是被盗的直接原因。

事实上,这些“卧底”蟊贼几乎都没有在工地上留下任何身份资料,甚至往往第一天打工,第二天就引人来偷。

张:怎么不苦?在海沧那次,我一开始被叫去配管,根本没什么可拿,直到过了10多天叫我装灯,才找到机会。那次我前后“卧底”40多天!(记者黄圣达 实习生林江琳 通讯员傅明来)

You Might Also Like

Leave a Reply